聯手晉江,B站怎么搶自制劇蛋糕?

2023-02-02 20:01:29

文/王慧瑩

編輯/周曉奇

新年伊始,嗶哩嗶哩(簡稱B站)的新動作受到衆多書粉和視頻用戶的關注。

1月26日,B站發布公告稱,其與晉江原創達成合作框架協議,兩者將就知識產權合作,包括但不限於B站購买晉江多部作品的版權,並將該版權用於指定用途。而B站同意向晉江原創支付相關交易金額,包括但不限於授權費、採購費及任何利潤分成安排所得款項。

圖源B站官方公告

盡管B站沒有透露具體的合作形式,但此次合作後,B站將利用晉江的文學IP,繼續爲平臺自制內容做補充。

作爲視頻平臺自制內容的重要組成部分,B站自然不會錯過自制劇這塊大蛋糕。

從2020年《風犬少年的天空》到2022年《三悅有了新工作》,B站自制劇已經打出了自制劇的代表作,甚至是“B站出品必出精品”的口號。

但硬幣的另一面是,由於B站用戶圈層單一,口碑高、熱度小一直困擾着B站自制劇的破圈。即便是上述兩個代表作,也無法與同時期“愛優騰”的自制劇的流量相比。

而B站恰恰需要新業務,尤其是優質內容來破圈。

近幾年來,B站CEO陳睿和高層給B站制定了高速的用戶增長計劃,要在2023年實現月均活躍用戶4億的目標,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這一數據爲3億。

同時,B站2022年Q2財報顯示,平臺虧損了20個億,移動遊戲業務從去年同期的12.3億元下滑至10.46億元,幅度是有史以來最大的。

因此,只有會員數量增長了,才有可能彌補B站遊戲業務的下滑。而想要吸引用戶付費,甚至是拉新,必須要依靠優質內容,自制劇便被寄予厚望。

只是,想要走好這條路並不容易。

尤其是近幾年隨着影視行業市場的競爭越來越激烈,爲了尋求優質內容留住用戶,各大平臺版權成本居高不下,長期虧損。如今,自制劇成爲長視頻平臺降本增效、留住用戶的主要手段。而B站想要在愛優騰中虎口奪食,難度不小。

在自制內容這條賽道上,沒有誰可以高枕無憂,B站想要分得自制劇的一杯羹,還需要持續輸出優質內容。

1、B站聯手晉江,今年要發力自制劇?

B站聯手晉江的消息剛傳出,網文市場原本平靜的湖水頓時泛起了波瀾。

據B站在公告中指出,合作協議期限爲三年,截至2023年、2024年及2025年年末,B站將產生的成本上限均爲4000萬元。

B站認爲,晉江原創的若幹優質知識產權具有巨大的商業潛力,並相信綜合合作框架協議將使本公司能夠接觸及利用該等優質知識產權以开發及創作更多優質作品,從而進一步增加本公司的收入並提升股東的利益。

這預示着,B站將進一步擴大自制內容的邊界。

早些時候,爲了豐富平臺優質內容,B站也曾購买《殺死伊芙》《正常人》等海外電視劇的版權,又繼愛優騰之後購买了《老友記》的版權。

2020年8月,B站還宣布以5.13億港元战略投資歡喜傳媒集團有限公司,達成合作後,B站將獲得歡喜傳媒旗下既有影視作品及新作的獨家外部播放權。

後來,打造自制內容成爲整個視頻平臺的主流,B站也做了很多嘗試。

2020年,憑借《風犬少年的天空》打开“开門紅”後,2021年B站瞄準女性題材,推出了《突如其來的假期》和《雙鏡》;2022年,B站开始與影視公司合作,包括與歡娛影視的古裝美食劇《珍饈記》、與迪士尼聯合出品的律政輕喜劇《正義的算法》,與暴走漫畫聯合出品的爆梗迷你喜劇《片場日記》……

圖源《三悅有了新工作》官方微博

其中,最爲人熟知的莫過於《風犬少年的天空》和《三悅有了新工作》。前者豆瓣評分高達8.4,後者最終的播放量接近3億。從《風犬少年的天空》到《三悅有了新工作》,B站的自制劇雖然數量不多,但口碑都算不錯。

除了自制劇,自制綜藝《說唱新世代》打破了愛奇藝過去三年在說唱市場一家獨大的局面,剛上线沒多久,《說唱新世代》豆瓣評分就高達8.7分,總決賽的評分更是高達9.1分,高於《中國有嘻哈》的7.2分,更是遠超出《中國新說唱》的4.9分。

一個明顯的特點是,B站出品的自制內容與其站內調性的契合度很高,盡管口碑不錯,受到站內用戶的歡迎,但這也意味着想打破圈層卻並不容易。

以《三悅有了新工作》爲例,盡管豆瓣評分高達8.4,但播出期間,該劇目前的貓眼歷史最高熱度僅爲3425.19。 

回到此次B站和晉江的合作,也透露着B站想要通過自制內容破圈的心思。

正如B站在公告中表示,晉江原創通過受歡迎的女性向原創文學網站晉江文學城,爲作者、出版社及影視公司提供互動溝通和創作平臺。

衆所周知,目前晉江文學城佔據了國內影視劇IP改編的半壁江山。《甄嬛傳》《如懿傳》《花千骨》《开端》等備受關注的影視劇的原著均來自晉江文學城。

晉江文學城官網數據顯示,目前網站中擁有在线網絡小說超544萬部,籤約版權作品超25萬部,平均每個月新增籤約版權在2800部以上。

實際上,這不是雙方的第一次合作

早在2018年,雙方達成動漫遊戲化合作,《天官賜福》《破雲》《殘次品》《你在星光深處》《解藥》五部網絡小說籤約合作。其中,B站的作品詳情頁中顯示,《天官賜福》動漫總播放量達5.1億,系列追番人數約875.1萬,綜合評分8.9分。

《天官賜福》動漫版,圖源B站微信公衆號

此次的再度合作,對雙方來說也是個共贏的結果。一方面可以激發晉江文學IP的商業潛力,更重要的是,晉江可以爲B站的自制內容做補充,增強B站自制內容吸引力,爲B站新業務尋找新增量。

2、自制劇的蛋糕,有多誘人?

2019年,在愛奇藝世界大會上,愛奇藝創始人、CEO龔宇曾表示:“版權採購成本快速上升,這是過去七八年時間行業‘嚴重的方向性錯誤’。”

一席話點明了長視頻平臺版權成本居高不下的事實。長期以來,爲了爭奪影視劇版權,吸引會員付費觀看,虧損也成爲共同的難題。

一邊是長視頻平臺虧損嚴重,一邊是僅靠採購版權難以獲得長久優勢,行業玩家們紛紛盯上了自制劇。

盡管仍需高昂的制作成本,但至少是在平臺的可控範圍內。自制劇,不僅可以有效控制制作成本,更重要的是,視頻平臺都在盼望着依靠自制劇探索出新的盈利模式。

綜合多個平臺的數據顯示,2018年愛奇藝、騰訊、優酷三大平臺自制劇佔比首次超越了版權劇。2019年,三大平臺自制劇總佔比達到了65%。2022年數量依舊大幅度提升,增幅達到50%。

自制劇比例大幅度提高,最大的受益方自然是手握IP的長視頻平臺。

從《隱祕的角落》到《蒼蘭訣》再到《狂飆》,愛奇藝率先嘗到了“甜頭”。

比如,去年暑期檔爆款電視劇《蒼蘭訣》,8月份爲愛奇藝帶來近1億的新用戶。到了今年春節,《狂飆》的火爆,有市場人士分析推測,愛奇藝的最新會員規模已接近甚至突破1.2億人,將達到三年來的最高點。

另一邊,騰訊自制劇《开端》《夢華錄》等也都扛起了平臺增長的大旗。據騰訊財報顯示,去年《夢華錄》播出的二季度,騰訊視頻移動端日活账戶比其最接近的同行領先20%以上。同期,騰訊視頻付費會員數達1.22億。

同樣的,優酷也依靠自制劇找到了用戶增量。據Quest Mobile數據,去年4月-7月優酷月日均用戶實現兩位數增長,其中7月份優酷日均DAU增長更是高達26%。彼時,正是優酷大熱自制劇《重生之門》熱播期間。

用戶、付費會員增多之余,更直接的表現是給愛優騰們帶來了盈利的希望。

根據愛奇藝財報顯示,2022年三季度愛奇藝內容分發收入爲7.297億元,同比增長16%。整體來看,愛奇藝2022年三季度總營收爲75億元,非公認會計準則下歸母淨利潤爲1.872億元,連續三個季度實現盈利。

緊隨其後的是騰訊視頻也實現盈利。據晚點 LatePost報道,騰訊平臺與內容事業羣(PCG)所有業務在2022年末實現盈利,其中部分業務如騰訊視頻爲首次實現盈利。具體而言,騰訊視頻2022年全年收入超百億元,並從2022年10月起开始了盈利。

從平臺的角度來看,相比於分账劇、版權劇,自制劇形成的IP效應,能給長視頻平臺帶來更大的話語權和底氣,對於平臺的營收提升和用戶增長都至關重要。

從長期虧損,到實現盈利,自制劇給行業帶來了正向的變化,自然也成爲各家平臺的必爭之地,愛優騰們等多次公开表示將持續投入自制劇,如今B站的再次加碼,自制劇這塊蛋糕也變得更加誘人。

3、B站需要自制劇

在B站2022年二季度的財報電話會議上,CEO陳睿多次提到“降本增效”,並表示要“聚焦做更少的事,做重要的事,如果非核心的事能不做就不要做”,宣稱“增長依然是B站最重要的工作,增長既包括用戶的增長,也包括營收的增長”。

彼時,B站的確實現了用戶的增長。月活用戶首次突破3億人,同比上升29%,平均每月付費用戶則達到0.28億,同比上升了32%。

只是,用戶數據的增長,很大程度上是B站真金白銀換來的。

2022年二季度,B站營業成本爲41.7億元,同比增長19%,其中的收入分成成本爲20.7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8%。相比之下,同期,B站總營收爲49億元,同比增長9%,增速明顯放緩。

營收成本增加,營收增速減緩,去年二季度B站的淨虧損達到20.1億元,相比上一年同期淨虧損11.2億元幾乎翻倍。

即便燒錢換增長,從用戶規模上看,B站還不夠大。據QuestMobile數據,2022年6月,騰訊視頻、愛奇藝的月活躍用戶數均在4億左右,而B站剛剛到達3億。

這表明,僅靠燒錢換增長的路是走不長的,想要獲取用戶增長,甚至是會員付費,還是要靠優質內容。

值得關注的是,從2020年Q4到2022年Q3,B站的增值服務營收佔比已從33%上升至41%,超越遊戲業務排在第一位。這其中,增值服務收入主要靠大會員訂閱和直播打賞,而大會員訂閱的重要推手則是獨家版權。

而自制劇的唯一性恰恰滿足了這一點。如今的B站,已經不再是單純的二次元愛好者集合地,自制劇、廣告、直播、電商,其內容生態正在變化。尤其是在其他業務都不景氣的情況下,B站需要“死磕”自制劇。

只是,B站想要做好自制劇,前路並非坦途,且充滿挑战。

當愛優騰等行業玩家集體押注自制劇時,同質化內容在所難免,尋求優質IP便成了頭等大事,而想要在衆多玩家中搶到優質IP,勢必需要更多的資金。

中匯影視首席版權官常飈曾在與骨朵網絡影視的對談中表示,“一千萬是道坎”,不少像貓膩、顧漫這類的大神作家,其單體作品的成交額基本都在千萬級別。

像愛奇藝每年的內容成本達到200億,騰訊視頻宣布三年內將在內容上花1000億,這對本就虧損增加的B站來說,不是件容易的事。

同時,IP开發也很考驗綜合實力,聯合开發則要看合作夥伴,這都充滿了不確定性。

一般來說,將IP买到手後,留給平臺或者影視公司的時間就不多了,通常只有五年。這期間,找到合適的導演演員團隊、劇本改編創作、立項宣發等都需要時間。

上遊影業CEO盧金珠曾在與骨朵網絡影視的對談中表示,像閱文、晉江這類大型IP集合平臺,又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即“3年內不开機有權對IP進行收回”。這時候,就需要平臺、影視公司與時間賽跑。

此前閱文集團的知名IP《贅婿》被翻拍後,其制作效率一直被行業感嘆:2020年6月官宣陣容,2021年2月就火速上线。這背後,便是騰訊影業、閱文集團、新麗傳媒、愛奇藝聯合出品的結果。

還需要注意的是,B站的用戶羣體付費意愿本身較低,如果將愛優騰超前點映、付費點播的模式照搬過來,B站勢必會“水土不服”。

以其2022年上半年試點的付費視頻爲例,當時一經推出便引發了其用戶社區的強烈不滿,諸多“潛水”用戶紛紛秒變UP主,上傳視頻將其噴了個狗血淋頭。

從這點上看,B站如何提高用戶付費意愿,至關重要。

就目前而言,在自制劇以及自制內容領域,盡管B站有着競爭決心,但市場競爭已然進入白熱化階段,當愛優騰們都在發力優質內容時,如何打破“小而美”的局面,搶到更多自制劇的蛋糕,B站還需要做更多努力。

(本文頭圖來源於B站官方微博。)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

0/100